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彩票助赢软件 > 复哨 >

气象哨里走出的农气专家

发布时间:2019-06-27 15:07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37年前,辽宁西部一个乡镇气象哨的测报员向乡政府、供销社汇报,本地即将发生黏虫灾害,建议供销社准备充足的灭虫药,指导农民采取防御措施。可是,没人相信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临时气象员,也没人采纳他的建议。不幸的是,气象员的预测变成了现实,很多人没有采取措施最终损失严重。

  这个故事发生在辽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,气象员叫孙立德。从1979年高考落榜成为乡气象哨测报员到1998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农业气象专家,是孙立德多年如一日对农业病虫害的痴迷研究:出版了5部专著,其中《农业病虫害气象学》是我国农业病虫气象这一新学科的第一本专著。

  没有系统的农业知识理论,孙立德就自学,对黏虫生活习性、发生规律与气候条件的关联有了全面了解。但是,这些还只是理论,没有观测实践的支撑,远不足以成为农业病虫害防治的专家。因此,每到黏虫进入活跃期的夜晚,孙立德就打着手电筒开始观察,观察黏虫的数量以及出现、爬行、取食、隐匿规律,同时记录风速、温度、相对湿度等气象数据,他要从中找出规律。

  五年过去了,孙立德终于总结出了喀左县二代黏虫与气象因子的关系:与5月下旬到6月上旬的虫源基数有关,也取决于此时的气象条件是否适宜。具体来说,19℃-22℃是成虫最适宜的交配温度;1龄幼虫在地表50℃以上会全部死亡。在这些珍贵的数据基础上,孙立德建立了二代黏虫发生回归方程。随后,他就预测出喀左县会发生中度黏虫灾害,于是发生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。

  经过两年的检验,孙立德把自己的研究结果写成论文寄给国家核心期刊《昆虫知识》,论文被退回了两次,他修改了两次。几个月后,他收到了用稿通知,同时附有“用偏回归系数检验研究结果”的修改意见。当时的孙立德对“偏回归系数检验”一无所知,他问遍了所有认识的科技人员,最后得到的答案是,在喀左不会有人计算出来复杂的“偏回归系数检验”。

  孙立德开始深入地读书,理解记忆那些公式,对他观测到的那些数据进行分析、组合、对比……他满脑子都是数据和方程公式,写满了数字公式、逻辑推算的草稿纸堆积在办公桌上有半尺多厚。终于,在经过反复计算、检查、验证后,他完成了这个“偏回归系数检验”,再次寄出的论文《二代黏虫的发生与气象条件关系的研究》终于发表了!

  高粱蚜虫活动和危害的高峰期在七月至八月,每天活动的高峰期在中午到下午两点。几乎整个伏天,他都闷在高粱地里观察高粱蚜虫的活动规律,记录与之相关的气象数据。

  夏天的高粱地就像一个严丝合缝的大蒸笼,汗水流到了眼睛里、嘴里,也浸湿了衣服;还有无数饥饿的蚊子,在他的脸上、脖子上、手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肿包;高粱叶子也不时在皮肤上划出一道道红印子……但这些都阻止不了孙立德观测的决心。

  对虫子的观测已经接近痴迷,孙立德也获得了“虫迷”的绰号,而他对笨蝗虫的研究方法更是令人匪夷所思:饲养笨蝗虫!

  因为笨蝗虫并不多见,在野外进行长时期观测和研究不现实。四年多来,孙立德共饲养了二百多头笨蝗虫,用于观察、记录和研究。

  最终,高粱蚜虫和笨蝗虫发生规律和发生程度预报也获得了成功。1994年6月,孙立德参加了全国职工自学成才奖大会,并获得表彰。

  1997年,孙立德被任命为喀左县气象局局长。他组建了病虫气象和设施农业气象两个创新团队,先后完善了棉铃虫、玉米螟等十几种病虫害与气象条件的关系指标,建立了病虫害发生的预报模式,在喀左县农业病虫害防治中发挥了巨大作用。

  随着喀左县设施农业的发展,孙立德也着手设施农业气象服务和研究,建试验棚、安装仪器、观测、建预报模型、建效益评估模型,这一干又是18年。

  “研究一个东西要持续,时间长了才能有结果。”孙立德说。2008年后,有了小气候自动观测站,可以实现全天候逐小时的自动观测,但孙立德发现,小气候自动观测站放在温室大棚里观测到的数据存在误差。所以,孙立德保留了每天3次人工观测,通过人工和自动观测对比,对数据进行订正。由于18年的人工对比观测是国内最长的,美国植物学期刊、自然科学期刊给孙立德发来了约稿函。

  喀左是气象干旱多发区,干旱成为农业发展的重大制约因素。为了充分利用空中云水资源,孙立德带领团队开展研究,经过16年反复完善,最终,人工增雨(雪)气球携带碘化银焰弹技术“问世”,这使得冰核成核率高,稳定云层中增雨效率达13.6%。

  在每次增雨作业前,孙立德除了看云图和天气图上的数据以外,还需要一直观察云层。他说:“这炮弹可不是随便打的,是钱啊,打上去起不了作用,不是白白浪费吗?”

  一次夜间增雨作业,孙立德多次爬梯子登上房顶,观察云层变化。第十二次从房顶上下来,还未站稳,孙立德就兴奋地喊:“中了,中了,赶紧作业!”

 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,雨还在下,一夜未睡的增雨人员和衣躺在村部的炕上睡着了。这时,十几个农村妇女披着雨衣、打着雨伞,拎着面板,带着面团和饺子馅儿走进村部,说,“我们昨儿个晚上就商量了,要是真下了雨,我们就给气象局的人包饺子吃!”一个女人笑着说:“下雨就是下钱啊!”

  喀左春季“十年九旱”,很多农民有“干埋等雨”的种植习惯。但什么时候干埋,种子埋下去后是否能等来降雨,孙立德和他的团队总结了一套有效的预报方法:相关+相似+韵律(天气谚语)+天地水气系统(综合集成)。因此,每年春节后,都会有农民到气象局来问长期气候预测结果,因为这涉及到他们选择什么作物品种,在什么时间埋下种子。

  今年,孙立德就要退休了,可他还有做不完的事:乡村绿色发展、病虫害绿色防控、农产品气候品质认证。这些,都事关农民切身利益,孙立德记得清清楚楚。

http://rsanchezgp.com/fushao/72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