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彩票助赢软件 > 复哨 >

滦河哨_新华每日电讯

发布时间:2019-11-23 20:12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中等偏高的个儿头,黑黝黝的脸膛,黑黝黝的双手……只要是衣服遮不住的皮肤,都是黑黝黝的。常年的风吹日晒,让胡建峰看上去就像滦河源的水文塔,雷打不动,忠诚地守卫在河边。

  今年40岁的胡建峰是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水文勘测站站长。说是站长,其实整个站里就他一个在编人员。忙不过来时,就临时聘几个当地农民。

  虽然站里人少,却分管着滦河流域正蓝旗和多伦县两个地区河流的水文监测——这还是2016年调整后的辖区,之前他曾分管5个旗县五个站的水文监测。

  多伦县水文勘测站地处滦河上游,辖区内有滦河干支流47条,均需进行水文监测。特别是雨雪天气,更要及时观测。

  2012年7月中旬的一天傍晚,乌云笼罩四野,滦河上游地区下了一场50毫米的大雨,河流水位迅速上涨,随时可能出现汛情。

  汛情就是命令。第二天没等天亮,胡建峰就出发了,以最快速度赶到滦河源之一的黑风河。他发现水位上涨了不少,急忙穿上水叉,扛起测深杆就往河里走。笨重的橡胶水叉又闷又沉,捂得全身汗水直流。胡建峰感觉汗水都能从水叉里倒出来,但他全然不顾,双手扶住测深杆,一动不动地站了近20分钟,直到测完水位,才挪了一下脚。

  这还不算完,傍晚时分,胡建峰对黑风河又进行了第二次测量。这时,蚊子成了“霸主”。在胡建峰测水位的十几分钟内,蚊子在他水叉以上的背部和手臂上叮满了包。

  为测量准确的数字,胡建峰双手扶着测深杆丝毫不敢移动。蚊子靠近时,只能摇头驱赶蚊子,驱不走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蚊子吸自己的血……

  胡建峰对此早已习惯,他说:“我们水文人就是河流上的哨兵,风吹雨打、蚊虫叮咬是工作常态。”

  2016年3月,多伦县的冰雪还很厚,冷风刺骨,这是水文工作者最艰难的季节。

  一天,上级部门来采集水样,胡建峰作为多伦县水文勘测站站长身先士卒,需下水采取水样。

  还是黑风河。一大早,胡建峰穿上水叉就往河边走。由于地面积雪有一米多厚,笨重的水叉加上又穿着棉裤,让他寸步难行,只能利用双手在雪地里慢慢爬行。

  好不容易连滚带爬到了河流冰水面上,正要取水样时,右脚不小心踩进了冰水坑里,胡建峰整个人滑倒在冰面上,不能动弹。他全力站起来,感觉右脚趾火辣辣的。

  可他没在意,在一个断面取完水样后,又一瘸一拐地到另一个断面取水样。直到这时,他才感到脚趾的疼痛再也无法忍受,右脚肿胀得走不动路了。同事急忙把他送到县医院。医生检查完告诉他,右脚的4根脚趾已骨折,其中一根脚趾是粉碎性骨折。

  当晚,医生给胡建峰打了石膏,并嘱咐他要注意休息,不要走动。可医生的话还言犹在耳,骨折后的第三天,胡建峰就又开始工作了。

  原来,由于春天开河季节不等人,胡建峰在病床上根本坐不住。于是,他找来朋友把自己抬上车,将骨折的右脚放在车前台上,在朋友的帮助下继续坚持测量。

  “当时感觉很痛苦。但没有办法,谁让咱是最熟悉滦河源河流的人呢!”胡建峰说。

  他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,经骨折后这么一折腾,他右脚的伤情更重了,发热、胀痛,连着心一起疼,令他整晚都无法入睡。第二天,他不得不又到医院换了一次石膏。

  在从事水文工作的人当中,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:春拔骨头秋拔肉。就是说春天下水,水拔得骨头疼;秋天下水,水拔得肉疼。

  2016年10月25日,正蓝旗“天鹅遭捕杀”事件惊动全国。7名犯罪嫌疑人在天鹅栖息的湖泊投毒,导致259只天鹅死亡。

  嫌疑人在湖泊中投毒,定会造成水资源污染,为尽快测出水质污染程度,28日下午2点得到通知的胡建峰,迅速从多伦县赶往事发现场。

  10月底,北方湖泊早已结冰,胡建峰换上水叉后进入湖泊取水样,不小心水叉被湖冰割破,寒冷的冰水一下子灌进了水叉。刹那间,胡建峰感觉身上的肉疼痛不已,牙齿打颤,浑身发抖。

  但车上没有多余的水叉,他只能穿着灌满冰水的水叉在湖水里工作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胡建峰咬着牙坚持取出水样,并送到了350公里以外的赤峰市检测中心。

  由于在冰水里工作时间太长,胡建峰的痔疮病复发了。第二天回来时,痔疮疼痛难忍,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,只能趴在后座上。回到多伦县后,他就直接去医院做了手术。

  “这就是我们水文人的工作,不论遇到怎样的困难,我们都要坚守在岗位上,完成工作。”胡建峰说。

http://rsanchezgp.com/fushao/887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